大神新書

  1. 丞相大人是個妻管嚴

    將軍府里的五小姐,瘦得像根豆芽。誰見了不得說一句可憐吶!你說吃不飽吧,那將軍府那么大,還能餓著她不成?你說日子過得好吧,她那小身板喲,那破衣服喲,又讓人怪心疼的。原是她娘頭年抬了平妻,結果她娘春天就死了,夏天又有了后娘,你說說,這是個什么事?可憐那五姑娘,偏偏還有兩個同母的親弟弟和親妹妹需要養活,一家子兄弟姐妹都有娘,獨獨他們仨沒有。上面三個姐姐一個哥哥,下面又是三個妹妹兩個弟弟,一家子十個兄弟姐

    作者一只小尹
    古代言情暫停中13.14萬
  2. 修仙文中的女二重生了

    從小,方可離的一切都比姐姐優秀,天賦、容貌、才情都在姐姐之上,可所有人的眼中好像都只有姐姐,但凡她想爭一點,都有人沖出來罵她惡毒心狠,她費盡心思討好所有人,得到的確實別人的一句“你又在算計什么?”再睜開眼睛,一切重新開始。這次,方可離變了副態度。清冷、溫柔、疏離、被陷害時的柔弱、養娃時的善良……她戴上假面對著身邊所有人,利用他們達到自己的目的。有人發現她的真面目時,問她:“你究竟想要什么?”方可離

    作者戲葉子
    玄幻言情連載中26.96萬
  3. 和頂流男神互穿,花瓶女星爆火了

    頂流大佬男明星x嬌蠻純欲小妖精【暗戀一輪月亮,抱祂入我床帳】(一)被罵“唱跳雙廢”?被嘲“緋聞妖精”?被笑“除了一張臉外一無是處”?不好意思,再怎么黑也可逆風翻盤!尤其是當你有個頂流男神外掛后——當頂流男神薄越穿成花瓶女星姜笛兒:綜藝我替你上了,幫你拿了全場最受歡迎女明星;晚會我替你表演了,彈個鋼琴,幫你拿了個頂級樂器的代言;李導的新戲我替你去試鏡了,不小心演技沒收住,幫你拿了個女一號……姜笛兒托

    作者陳溪客
    現代言情連載中22.61萬
  4. 重生成瘋批血族的心尖寵

    【兇殘暴戾多馬甲小兇獸反派X睚眥必報斯文病嬌會讀心術血族】反派大佬重生在一個外形柔弱的少女蘇離身上。打架的時候被劃傷了臉,夜風拂過,血族瘋批尉遲陌聞到了香甜如花的味道,他深邃漆黑的眸子瞬間變得血色妖冶。這個人從此以后是他的小血仆了。可他的小血仆看上去像顆豆芽菜,風一吹就得斷,嬌氣的很,得好好養著。被蘇離打得斷手斷腳的小混混咆哮:哪里嬌氣了!!【日常騙小血仆】尉遲陌血色的桃花眼染上妖孽般的笑意,聲音

    作者彎了彎了
    現代言情連載中32.78萬
  5. 農家小福妻有法術

    【無所不能滿級大佬vs寵妻無度鎮國將軍】現代修真者楚清芷下凡經歷情劫,被迫俯身到了一個古代農家小姑娘身上。小姑娘家八個孩子,加上她一共九個,她不得不挑大梁背負起養家重任。施展御獸術,收服了老虎為坐騎,黑熊為主力,狼為幫手,猴子做探路官兒,一起去打獵。布冰凍陣法,做冰糕,賣遍大街小巷。用藥道種草藥,問診治病,搓藥丸子,引來王公貴族紛紛爭搶,就連皇帝都要稱呼她為一句女先生。為了成仙,她一邊養家,一邊開

    作者月上云外
    古代言情連載中46.69萬

最新上架

  1. 論路人甲如何憑吹牛在無限流茍活

    論路人甲如何憑吹牛在無限流茍活

    路人甲一覺起來,發現被人偷了家。不僅好大兒們被偷,小偷連底褲都不給他剩。他氣勢洶洶的下山……當了乞丐。順便找好大兒們。從此四方鎮多了一個茶余飯后的談資,鎮上來了一個長得特好看的小乞丐。每天穿的臟兮兮的。騎著三輪車在街上一邊撿塑料瓶,一邊播放尋孩啟示。無意中,他進入了鬼蜮。路人甲驚呼: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無限流,按照這套路,我得是男主呀。在各個緊張刺激的小世界中,路人甲發現了商機。他賣起了符咒。人家的符

    作者廢宅自白
    懸疑偵探連載中22.96萬
  2. 穿成炮灰后,大佬她以德服人

    穿成炮灰后,大佬她以德服人

    穿越成一個生母早逝、繼母算計,被親爸扔到村里的炮灰。姜尋表示不慌,她向來以德服人。小偷:別打了,我轉行。混混:別打了,我還錢。*姜家宴會,賓客看她笑話:“聽說養在鄉下11年,一身土氣。我要是姜家,絕不讓她出來丟人。”姜父:“你跟在母親身后,不要說話,以免出丑。”繼母:“秦家之主秦慕楓,風光霽月,不近女色,你別妄想攀附。”姜尋剛問完秦慕楓是哪個,轉頭就被男人堵在墻角。姜父震驚:“姜尋你為什么被秦慕楓

    作者恍若晨曦
    現代言情連載中55.84萬
  3. 女尊快穿之妻主是個寵夫狂

    女尊快穿之妻主是個寵夫狂

    (女尊+快穿+拯救男主+一對一甜寵)蘇柒若穿書了,穿到自己正在看的一本女尊小說里。書中女人主外,封侯拜相,的確一本是爽文中的爽文。本想快意逍遙成就一番自己的事業,不問情事。可當那個小可憐兒卑微地跪在她面前低喚道:“妻主……”蘇柒若還是沒忍住撲了上去。罷了罷了,帶個拖油瓶也挺好的。沒事兒寵寵,樂得自在。

    作者十月靜好
    古代言情連載中54.78萬
  4. 虐文女主在反派懷里躺平

    虐文女主在反派懷里躺平

    【勤勤懇懇賺錢女主VS披著紳士面具病態男主】桑音穿書了。還是替身文里被虐身虐心,最后還得原諒所有人的圣母女主。作為曾經帝國里算無側漏的“超級計算機”。她覺得自己靠著能掐會算,有無數逆襲方案。只是,每次要深情飆戲時。身邊總會出現一個疑似拿著溫柔男二劇本,實則真實身份是大反派的談黎辭。對方總是能摸清她的需求,恰到好處的展現工具人的素養。——談黎辭,圈子里出名的短命鬼。傳聞,此人陰冷詭譎、手段狠辣、喜怒

    作者偷渡魚
    現代言情已完結23.43萬
  5. 美人榮華

    美人榮華

    傅榮華死在冬天,距離她的二十歲生辰只有一個月。從萬千寵愛于一身,到跌落泥地,她只用了三天。十五歲進宮開始,得帝王寵愛,三千繁華于一身,寵冠后宮。到死才知道,自己不過是一顆棋子,帝王為了擋在前朝后宮的棋子。只因為她沒有偌大的家世,沒有尊貴的身份,是最合適牽制妃嬪的存在,也是最適合立在臺前,讓前朝苦惱的棋子,他需要時,護她周全,給她榮耀,不需要時,便是她身死之日。她短短的一生,原來不過是一個笑話,可笑

    作者季下如瑤
    古代言情連載中47.18萬

暢銷新書

  1. 農家團寵:末世大佬美又颯

    農家團寵:末世大佬美又颯

    【種田+團寵+大佬+空間+系統+屯資+逃荒+雙潔+1v1】前世沒拐到媳婦,還把媳婦坐死的喪尸王葉塵,跟著自家小媳婦重生了!重生在古王朝時代,他還是個乞丐?追媳婦,把自己追成了乞丐,除了他這個悲催的喪尸王,還有誰?郁悶中喪尸王小乞丐上演花樣追妻!!末世大魔王蕭姜重生了,第一天,被抄家!第二天,她脫離家族!瀟灑帥氣,自由的空氣,帥氣的鮮肉,葡萄美酒,都在向自己招手!可惜……身后的那個跟屁蟲小葉塵,攆不

    作者衛家七少
    古代言情連載中63.75萬
  2. 暴戾美人被四個哥哥寵上天

    暴戾美人被四個哥哥寵上天

    (全文免費)(1V1,穿書+女強+團寵+甜寵+雙處O_o)傅時衿穿進一本狗血霸總文里,成了書里和她同名同姓的炮灰。身為假千金的書中女主對她傅家小姐的位置蠢蠢欲動,親生父母是非不分,一心向著養女,她本人的風評更是差到離譜。傅時衿表示這些都不是問題。一心專心搞事業,今天多個馬甲,明天又多個馬甲,什么時候心情不爽,就捅個犯罪團伙玩玩。每天的小日子不亦樂乎,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成了幾個哥哥的心尖寵。名門繼承

    作者EMEROR
    現代言情連載中58.71萬
  3. 我在快穿文里面當壁花

    我在快穿文里面當壁花

    擁有多個金手指的大佬,穿書到校園文里面當個可有可無的背景板,是種什么體驗?系統:沒錯,就是讓你去當背景板,看他們打臉,斗得你死我活。桑榆:聽著好像……有點意思。系統:看他們表演,順便給劇情打打分,怎么樣?桑榆:這活還不錯……就接了吧。本以為每一天享受人生就好,可是那個時不時在她面前刷存在感的男生是怎么回事?段嘉沐:聽說你很喜歡看戲,正巧,我也喜歡,一起看怎么樣?桑榆:謝謝!我這人喜歡獨來獨往。段嘉

    作者文木子溪
    科幻空間連載中35.6萬
  4. 我靠擺攤爆火全網

    我靠擺攤爆火全網

    據說,江城唐家接了個私生女回來,從鄉下來的,帶了一身匪氣,只會撒潑打混,完全就是野雞蹦上了樹枝,妄想裝鳳凰。唐斐:嗯,傳的不錯,下次繼續。后來,不知道是誰傳出,無間鋪的主人是個年邁的老神仙。眾人上趕著坐冷板凳。但是看到那張清冷的面容時,眾人有些云里霧里。老神仙得道成仙,成了個貌美如花的黃花大閨女?唐斐攤手:實不相瞞,不出意外的話,我就是你們所說的老神仙。眾人:那什么,今天的天氣真好,小神仙也很好。

    作者皇家小白菜
    現代言情連載中32.71萬
  5. 玄醫大佬她在豪門躺贏了

    玄醫大佬她在豪門躺贏了

    【高冷偏執全身都是病男主VS桀驁拽炸真大佬女主】一覺醒來,她竟然重生成了凌家的無腦假千金。爹媽趕她走?她不care!娛樂圈貶她是十八線糊咖?即日起退圈搞學習,勿擾。全網看她笑話?隔天,科技大佬重金求她傳授技術。中醫圣手追著她喊師傅。全網:?凌綺從沒想過自己還會重活一世,她本想安安分分,奈何總有些渣滓在她眼前亂晃。奧數冠軍、醫毒圣手、賭石大佬······數不清的馬甲被一一被扒開。某天,一條霍二少給凌

    作者款曲辭柯
    玄幻言情完結申請33.66萬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