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結

  1. 重生后被九王爺嬌養了

    不忠不孝、寡廉鮮恥、心黑手毒——侯門惡女顧夕背負一身罵名,重生了。重生在三年后,成了江南淮城一小門戶顧家嬌女顧西棠。父母嬌寵,兄姐疼愛,還有一對祖父母特別護短。日常攆攆雞逗逗狗,無聊時氣氣叔嬸遛遛小弟。這種小日子,顧西棠覺得挺有意思,打算放下屠刀,做個好人。奈何前世仇敵非要往她跟前蹦跶,一個個上趕著找死。踩她底線,觸她逆鱗。顧西棠抽出袖中金線,睥睨冷笑,“放你們生路不走,偏要闖我這地獄門,姑奶奶成

    作者橙子澄澄
    古代言情已完結52.81萬
  2. 傅少的嬌妻是只祥瑞獸

    新書來了《玄門老祖宗賴在大佬房間不走了》現代玄幻男強女強文,愛看的放心入坑,不離不棄。————從小被封印在神廟的祥瑞獸,偶然附身在村里的傻姑娘身上,她代替傻姑娘進城,與親人相認。進城后小獸獸爹不聞哥不理,還好小瑞獸想得開,有飯吃就行,她每天只需要上學、干飯、上學、干飯、睡覺覺。這怡然自得生活還要什么哥哥、什么爸爸都是浮云,只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畫風變了。古家三位哥哥面對嬌軟、香萌、可鹽、可甜妹妹

    作者陌上書鈺
    現代言情已完結140.98萬
  3. 風吹南安

    國內一檔收視率還不錯的訪談節目邀請到了幾乎不參加任何綜藝節目的易安,而觀眾席上也無意外的爆滿。“聽聞易太太是圈外人?”主持人知道無論是在場的還是電視前的觀眾,一定都會喜歡這個話題。“嗯。”易安輕點了點頭。“那易太太一定是您的粉絲了?”易安搖搖頭,失笑道,“她還真不是。”“啊?”主持人做出很驚訝的表情,一時間忘了接下來該繼續問什么了,這和她預想的答案完全不一樣。“外界傳聞您特別寵太太,有你的粉絲拍到

    作者甜柚子小姐
    現代言情已完結25.08萬
  4. 他比火光撩人

    【沉默寡言消防員×妖艷霸氣女明星】二十三歲那年,蘇遇遇到了陸子年。路燈下那張摘掉消防帽后朝氣蓬勃的臉,一下烙印在她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如果用什么話來形容當時的場景,蘇遇暫時只能想到一個詞——經年難遇。*蘇遇暫退娛樂圈了。那個美的人神共憤;成團出道僅兩年就成為圈內頂流;解體后影視歌三棲迅速崛起的娛樂圈紫微星蘇遇——竟然宣布暫退娛樂圈了!…網友A:蘇大美女一定是壓力太大,出去散心了。網友B:蘇大佬近

    作者落跑糖心
    現代言情已完結44.12萬
  5. 漢宮春月解語花

    我本是將軍府的千金,卻作為已故皇后的替身嫁入了皇宮成為繼后。他曾帶我踏馬揚鞭暢游臨安,他在一場又一場的危機當中護我周全。但我始終明白這一切都不是屬于我的。我成為了他的解語花,可誰又能真正的懂我呢?這皇宮中的每個人似乎都在被一團看不見的濃霧籠罩著,這些左右逃不過一個情字。我這一生所求不過就是讓我所在乎之人好好的活著,然后我可以自由的做自己。一場又一場的風波謎團讓我明白,人這一生中最大的無奈大概就是明

    作者想要一顆菠蘿
    古代言情已完結74.46萬

經典必讀

  1. 全日制戀人

    全日制戀人

    已簽約出版作為被迫相親‘磚’業戶,歪瓜裂棗看太多,衣品考究清冷俊秀的紀先生如同一股清風,讓陸然一眼萬年了。陸然的人生目標是吃遍天下美食。自從認識了紀先生,她的目標又多了一個,那就是追紀先生。可任她花樣百出,紀先生都不為所動。三個月后,陸然追不動了,紀先生卻不滿意了,“怎么不追了?”“沒動力,追不動。”男人將她堵在電梯間,一個吻霸道送上,“現在有動力了嗎?”……直爽甜美食專欄作家×高冷腹黑明星廚師

    作者暖陽初殤
    現代言情已完結60.14萬
  2. 只為她偏愛

    只為她偏愛

    【我的圖紙沒有二次更改,你的余生也只我一人參與】*今暮知是個平平無奇的小富婆,早上去家里的礦田遛個狗。畢竟是挖礦起家,她親愛的煤老板親爹還是期盼著家里能出個文化人。于是她考上了建筑學院,她弟成了美女主播……呸,是帥哥主唱。*今暮知大二那年,煤老板親爹愈發期待她當上工程師光宗耀祖。只可惜墨菲定律永遠存在,就在她即將拿到UIA舉辦的建筑師大賽獎項時,突然殺出來一個程咬金。偏偏這“程咬金”還是個帥哥,雙

    作者見字就好
    現代言情已完結30.02萬
  3. 穿成虐文女主的親閨女

    穿成虐文女主的親閨女

    【推薦新書《退婚后,夫人的馬甲藏不住了》】【全文免費嗷~1V1,高甜】我媽是虐文小說的傻白甜女主,我媽是霸總帶球跑的替身嬌妻,而我,在下不才,正是那個五歲當黑客的天才萌寶。——天才黑客顧初在一本虐文小說中重生了。她變成五歲的小萌寶,她媽是下場凄慘的虐文女主,她爸是睜眼瞎的總裁男主,周圍還有一幫虎視眈眈的親戚,擅長偽裝的白蓮花姨媽,各種作死的女反派...顧初挺直小身板,開始幫媽媽斗法。五歲的小孩能有

    作者一彎月
    現代言情已完結64.71萬
  4. 他將奔你而來

    他將奔你而來

    【已簽出版】許瑟以前喜歡陸亭,喜歡得人盡皆知。給他寫情書、做早餐、為他打架出頭,最終卻只換來陸亭的一句“你別白費力氣了。”后來,風水輪流轉,陸亭用他那拿手術刀的手給許瑟寫了99封情書,為了給她做飯燙得滿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負了脫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來。他把自己弄得滿身是傷,眼眶通紅地跪在她面前。“許瑟,求你,求你再喜歡我一次好不好?”許瑟還沒來得及開口拒絕,忽然被來人攬進懷里。江御痞里痞氣地笑著

    作者少時歡喜
    浪漫青春已完結116.08萬
  5. 墨爺,夫人又要結婚了

    墨爺,夫人又要結婚了

    【歡脫,打臉,爽文,HE】“不許在學校公開我們的關系。”“不許在公眾場合親熱。”“不許當著外人面叫我老婆。”被他騙去領完證,她約法三章。他點頭如搗蒜。人前,他是講臺上那個衣冠楚楚文質彬彬的授課講師。人后,他是她身旁傲嬌毒舌,卻又寵妻撩人的腹黑老公。千帆過盡,馬甲褪去,他不僅僅是他。她一個轉身,驚艷了另一個人的歲月。“墨爺,夫人又要結婚了。”他終于找到她,卻是這樣一個消息。多年以后,你未嫁,我未娶,

    作者臣妾很忙
    現代言情已完結58.94萬

暢銷完本

一周熱銷完本書
  1. 白月光替身在娛樂圈躺贏了

    白月光替身在娛樂圈躺贏了

    【正文已完結~被迫營業咸魚小撩精vs斯文敗類病秧子大反派】虞初窈從穿書局虐文部光榮退休,等著去小甜文世界里安然養老,卻發現自己被傳送到了一本替身虐文里。家族面臨破產、父親人傻錢多、哥哥是個海王。而原主性格圣母,和渣男主虐戀多年,最后還為了保護他鋃鐺入獄,郁郁而終。為了不重蹈覆轍,虞初窈只能暫時放棄當咸魚,重拾舊業。后來......蠢爹智商直線上升:“我女兒說我近期不宜投資,否則發福禿頭,不買不買,

    作者時棠
    現代言情已完結32.08萬
  2. 恃婚而驕

    恃婚而驕

    在愛情墳墓的婚姻里躺了三年,林清淺心死如灰,決定離婚,從此斷情絕愛專心搞事業。那個結婚后就三五個月見不到的老公變成前夫后三天兩頭在自己眼前晃悠。與人談合作時,男人低聲輕哄,“淺淺,他錢沒我多,這個項目讓我來投資好不好?”遇到白蓮花起爭執時,男人攤平她的掌心一巴掌甩白蓮花臉上,“淺淺,這樣打人手才不會疼。”后來林清淺終于走上事業的巔峰,追求者無數。追求者一送她99朵玫瑰,第二天她就收到999朵玫瑰。

    作者妖妖逃之
    現代言情已完結152.44萬
  3. 假裝只有一個爸爸翻車后修羅場了

    假裝只有一個爸爸翻車后修羅場了

    糖糖“系統叔叔,為什么不能讓爸爸知道其他爸爸的存在呀?”系統【因為被知道了你會被打屁屁的,超級疼那種。】系統叔叔說,幾個爸爸存在于不同的小說衍生的位面中,不會有任何交集的,于是她就信了。為了不被打屁屁,小糖糖努力假裝自己只有一個爸爸。第一個爸爸是三弊五缺缺錢的道士。第二個爸爸是雙腿殘疾的總裁。第三個爸爸是雙目失明的前世界影帝第四個爸爸……糖糖:她的爸爸們多多少少有點兒問題,而她,是拯救爸爸們的乖崽

    作者單雙的單
    現代言情已完結38.31萬
  4. 嫡長女她又美又颯

    嫡長女她又美又颯

    前世,鎮國公府,一朝傾塌灰飛煙滅。此生,嫡長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絕不讓白家再步前世后塵。白家男兒已死,大都城再無白家立錐之地?大魏國富商蕭容衍道:百年將門鎮國公府白家,從不出廢物,女兒家也不例外。后來……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戰神,成就不敗神話。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貴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當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商界翹楚。·白卿言感念蕭容衍上輩子曾幫她數次,暗中送了幾次消息。

    作者千樺盡落
    古代言情已完結324.1萬
  5. 驚世醫妃

    驚世醫妃

    【大結局】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紀赫赫有名的醫學天才,卻穿越到鎮國公呆呆傻傻的廢材小姐身上。當丑顏褪去,她的絕色容姿,她的萬丈光芒,鳳驚天下。他,夜九觴,神秘莫測的九皇叔,夠冷酷夠霸道夠腹黑,某個無聊日,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小東西,從此開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嗎?難道沒看見這只貪吃的小狐貍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總之這只貪吃的小狐貍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養肥點,以后的肉才好吃。

    作者綠依
    古代言情已完結429.61萬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